目前日期文章:201003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有試過嗎?很累,累到連呼吸都覺得很累人的感覺…… 然後,會不經意的留意自己的呼吸,懷疑,快要昏倒了嗎?笑自己想太多的同時,開始有點迷惑。 是我很累,所以肋骨和胸骨間的肌肉都倦到想放棄?還是,我的胸口壓著些甚麼,連呼吸都要這麼費力呢?
有試過嗎?很累,累到步伐都已經不屬於自己的感覺…… 懦動,拖著那雙莫名其妙地重的腿,難道,是腿變胖了嗎?嫌雙腿不夠幼的同時,左右略過路人。 他們不斷穿插轉向,加速超前;冷漠的、無情的、不顧一切的,任由他們五花大綁的手拉車,踐踏著我僅有的支撐而過;即使我們彼此陌生,我看出他們都有必需趕赴的約會。 心里很想被他們的充實薰陶,可雙腿和呼吸都阻撓我的前進,旁人前進的勁向我的背推著、推著、緊迫著,我快要捉不住平衡了……
有試過嗎?很慢,慢到時間延緩至穿越空間的感覺…… 眼前,快鏡放映著高矮肥瘦的動態,唯獨,是我太慢了嗎?心身無力我沒能模仿,殼 -懸在異空間。 我試著閉著呼吸,把腳放慢;電影會因此而停頓嗎?停著,好等我看清屬於自己的位置……然後向它步近。這樣我才有屬於自己的角色。這樣我才不至迷失?!

C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2010年3月20日像平常的星期六下午,我去深水埗找米奇。 我們穿插著深水埗的橫街,碰肩而過的有孤貧買菜的老人,他們拉著殘破手補的不織環保袋,盛載著撿了一天的飲料罐‘喳啦…喳啦…喳啦’。他們聽到的是零碎的毛錢累積成堆的聲音嗎?我卻聽到烈日暴雨,汗水雨水灑在鐵罐上的聲音;還有奔疲為家的婦人們操著帶口音的廣東話壓價叫買。 經過肉檔,肉的味道被潮濕的天氣凝在空氣中,那種黏黏重重的生肉味步步撲面。走著走著,隨著肉味的漸遠,……聞到蠟腸的油香,我找到糯米飯;然候是搶味的韭菜,我找到用青蔥打了記號的韭菜豬肉包。媽媽髮髻蘕鬆,不再像柳枝的指尖翻著小錢包,臂下夾著不能說上是皮的皮包為吵耳頑皮的寶貝送上一嘴巴的包。 我站著,看著這一切……不知道為甚麼,他們的辛苦,我都看得好深刻。

C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Typical opening speech of a secretary. I thought a secretary is simply a walking organiser for ones boss, but clearly I was wrong, and still am; for making assumptions on my job nature. Now, there's no such thing as "job nature", but if u really were to ask me, I'd tell you, my job nature is a close difference to a maid, a gardener, a office boy, a camera man, a film editor, a translator, a 'do whatever you're told' basically. Yes! It sounds awful, trust be actually doing it is another thing, its a trizillion worse! Haha no joke!

Cl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